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今日温州 > 图片信息
我市借助数字技术打造智能化医院
发布日期:2021-09-21 10:02浏览次数: 来源:温州都市报 字体:[ ]

当下,大家去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看病,会发现医院里的每台自助机屏幕上方多了一排摄像头。“这是我们医院最近给自助机添加的人脸识别设备。”该院信息中心主任李建宏说。

目前,温医大附二院正在启动智能化医院改造,给自助机添加人脸识别设备只是个开始,接下来还会在医院的多个环节添加人脸识别等智能感知类设备。在该院瑶溪院区已有个别病区安装了更多的人脸识别等智能感知类设备,已初步实现“刷脸”看病。

按照计划,温医大附二院要在未来五年里借助数字技术,将医院变得智能化,最终使“刷脸”就医成为一种日常,使患者就诊更便捷,同时让医生更精准地诊断。

“刷脸”就医已在老年病病区试水

“目前,在自助机上‘刷脸’办理手续的人不多,一天也就一二十人。”9月15日,温医大附二院学院路院区8号楼门诊大厅的一名自助机引导员说。该门诊大厅共有10台自助机,“刷脸”办理手续的以年青人居多,多数只是在缴费时使用这项功能。

当前,温医大附二院的“刷脸”设备有些受患者“冷落”。一方面是来就诊的患者绝大多数还不知道这个事;另一方面是医院也未全面铺开“刷脸”就医,人脸识别设备投入也只局限于个别环节,未能实现一条龙的“刷脸”就医。

不过,在温医大附二院瑶溪院区,智能化就医走在了前头。李建宏说,在该院区的老年病病区应用了较多的人脸识别等智能感知类设备,在自助机、诊间门口、诊间内等区域均安装了人脸识别等智能感知设备,已局部实现“刷脸”就医。

为何在老年病病区率先试水“刷脸”就医?李建宏说,多数老年人不太会使用智能手机就医,同时老年病往往比较复杂,需要多个部门医生会诊,率先在该病区使用智能化就医设备,可方便老年人就医,同时也使医生在诊间就可实现远程会诊,更精准、更及时地给复杂的病症做出诊断。

尽管如此,目前老年病病区的“刷脸”就医量并没有想象的多,更多的患者仍以传统方式来就医。

在李建宏看来,目前医院的电子化程度已比较高,基本实现带一只手机就能就医,但是就医院智能化而言还处于“婴儿期”,刚刚起步建设,今后仍需大量投入资金进行改造。

这波疫情加快了医院数字化升级

温州医院的电子化改造可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末,包括温医大附二院等医院在内的一批大型医院属电子化改造起步较早的医疗机构。

随着互联网的迅速发展,温州的医院也步入信息化时代。2007年,我市上线预约挂号网站——“51挂号网”,给大家就医提供线上预约,接着114、12580等平台也开始提供预约挂号服务。

实现信息化后,医院也发现大量有用的医疗数据,这些数据在患者就医及医生诊断过程中发挥很大作用。如何将这些医疗数据应用起来?2015年支付宝、微信两大互联网巨头介入,让医院迎来数据化时代。李建宏认为,支付宝、微信入驻各大医院后,采取“实名制”的方式,迅速让各大医院在信息上实现更全面的互联互通,为接下来就医各个环节的线上服务提供了基础保障。2016年,我市建成了全国首个地市级诊疗数据一级交换平台,该平台可使我市近300家公立医院实现诊疗信息共享。

然而,出乎大家预料的是,这波新冠肺炎疫情成了我市医院加快数字化进程的最大推手。李建宏说,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导致医院一些原有流程变得十分不方便,需要重新利用数字技术,改造流程,让患者就医、医院管理变得更加方便。自去年以来,该院在优化系统的同时,还在相应环节开发了七八个应用程序。

在针对疫情开发的多个应用程序中,最让该院信息技术中心引为以豪的是“陪护码”。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医院住院领域的陪护制度也发生了变化,按原来传统方式执行,变得十分不便,于是该院信息技术中心联合外力,仅用一个月就开发了微信小程序——陪护码,并于去年12月投用。

李建宏表示,“陪护码”给陪护人员带来很大便捷,同时也方便医护人员管理陪护人员,大受好评。于是,该院在今年又将“陪护码”升级为“员工通行码”,医务人员的不少事项均可通过“员工通行码”实现,如医务人员需要3~7天的定期核酸检测,该通行码就有提醒功能。

医院智能化改造不只是在门诊端

来自温医大附二院的数据显示,目前该院的预约看病在门诊中比例已逾60%;同时,利用手机、自助机等设备进行智慧结算的比例高达80%,其中病人使用手机进行住院费用结算的比例更是高达90%。

根据实际情况,温医大附二院减少现场办理业务的窗口。该院门诊部主任颜雪琴介绍,近两年他们缩减了26个挂号、缴费类窗口,像学院路院区的8号楼,本来在二楼与三楼共设有4个缴费窗口,这两年已先后撤销;而在南浦院区、瑶溪院区则只设立集挂号、缴费等多项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服务窗口。

尽管,当前温医大附二院在患者就医、医生出诊等环节的智慧程序较高,但让医院全面迈入智能化,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去做。李建宏坦言,智能化的医院打通的不仅仅是门诊端的大数据,还要将医院管理端跟门诊端等相应环节相融合,借助大数据分析,减少各个环节的出错概率,在患者进入医院时就知道他们的需求,而医生的诊断也更准确。

李建宏说,当前国家正在大力推动医院的智能化改造,温医大附二院要进一步深入该项工作,需要对医院的信息技术底层平台进行更换,毕竟目前的智慧建设均还是建立在多年前搭建的信息技术系统上,技术已不能满足未来医院智能化改造的需求。

根据计划,温医大附二院将于明年启动信息技术底层平台更替,逐步上马相应环节的智能化改造,实现医院内数据全面互联互通。这几年温医大附二院每年均投入数千万元,用于医院数字化改造,未来几年还将投入数亿元用于整体平台智能化改造。“今年,除了应对疫情,就是为明年启动智能化改造做一些前期准备工作。”李建宏说。

当前,温医大附二院老年病病区的“刷脸”就医尚处于磨合期,随着该院智能化设备的进一步投入,“刷脸”就医将不再会是稀罕事。李建宏表示,接下来会将有大量的智能感知设备布局到医院的各个环节,患者就医到每个环节,这些智能设备就会自动识别患者的一些基本需求,而医生也能迅速调集到相应数据,为诊断提前做准备。同时对需要多部门协调的疑难病症,医生也可在诊室直接展开会诊,减少患者来回跑医院的麻烦。

当前,数字技术发展突飞猛进,医院的智能化改造也是被技术推着前进。按照计划,温医大附二院要在5年内实现智能化初具规模。届时,大家“刷脸”就医变得很平常,甚至还可很方便地在家实现就医。

在人脸识别、远程协助等数字化技术的帮衬下,城市的智能化医院也会将优质医疗资源辐射到社区医院,甚至进入普通人的家中,跟家用智能医疗设备联接,更深层面地展示出医院的“智慧”。(记者 郑俊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